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飞盘活动一票难求,有些地方已经有“黄牛”了

2022-08-26 17:22:33 10650

摘要:资料图片如今,在社区小广场、公园、足球场到处都可以看到飞盘的身影。在某社交媒体上,飞盘的内容已超过了7万条,短短一个月内增加了近2万条。飞盘相关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约24倍。这一切都说明,飞盘正越来越热。...

飞盘项目深受年轻玩家喜爱。 资料图片

如今,在社区小广场、公园、足球场到处都可以看到飞盘的身影。在某社交媒体上,飞盘的内容已超过了7万条,短短一个月内增加了近2万条。飞盘相关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约24倍。这一切都说明,飞盘正越来越热。

近两年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,飞盘迎来快速增长阶段。目前,飞盘运动在国内的发展情况怎么样?飞盘产业的发展如何?为什么被认为有望进入2028年奥运会?近日,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培训部副部长、杭州飞盘文化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杭州飞盘文化)培训部主管郑淳,向新京报记者解答了这些问题。

当前年轻人参与飞盘运动的积极性很高。 受访者供图

飞盘活动“一票难求”

2007年之前,在我国境内玩飞盘的大多是外籍人士。随着飞盘运动的持续升温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,并把其当作社交、解压或者锻炼身体的一部分。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,2021年我国飞盘参与者大约有50万人。

郑淳向记者介绍,他们去年成立的一个飞盘社群,刚开始时每周只安排一场训练,现在每周的活动已达到6至8场,如果加上其他社群,基本上能达到10场。

虽然各种飞盘活动越来越多,但受场地限制,增量人群对参与飞盘的需求仍难以得到满足。郑淳他们社群组织的飞盘活动每次都会限制在30个人,满员的情况下,一周只能满足200多人次参加活动,很多活动一票难求,甚至还会出现黄牛票。郑淳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他在北京、上海的飞盘局上见过,一个标准的足球场最多安排了150个人,仍旧有很多玩家报不上名。

杭州飞盘文化报名小程序后台数据显示,有50%-60%的新玩家会留存下来长期参与飞盘活动,也有接近半数的人第一次玩过之后就不再参加。郑淳认为,因为场地不足,有一些玩家两三次报不上名,就不愿意把过多的时间放在“抢票”上。

当前飞盘运动火爆,很多地方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。 受访者供图

飞盘正在向三线城市下沉

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今年5月3日,全国已有飞盘俱乐部/社群206个、高校飞盘队157支,在甘肃、新疆、西藏等相对偏远的地区也已经有不少玩家开始组队玩飞盘。

以前,飞盘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,现在已经下沉。对此,郑淳表示:“飞盘在每个城市一旦开启后接受度都很高,目前还没有哪个城市的社群组织会因为缺少参与者而运营不起来。”

据了解,很多飞盘队刚建立一个月,粉丝群就能达到五六百人。以杭州为例,某飞盘社群主从今年2月至今的三个月内已经发展了5个粉丝群,共吸引2500多名爱好者。为了推广飞盘运动,翼鲲飞盘推出的“星链计划”已经吸引了全国超50家飞盘俱乐部的加入。城市俱乐部的增加,吸引了不少新玩家。郑淳透露,截至今年3月的半年时间内,飞盘粉丝人群增长了近30万。

虽然飞盘的潮流属性仍有争议,但不可否认的是,年轻群体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照片、视频,加速了飞盘在不同地域、不同人群中的传播。

飞盘玩家参加活动。 资料图片

城市联赛或成为趋势

“尽管国内赛事处于停滞状态,但从现在飞盘发展的情况来看,等疫情过后,不管哪个城市举办比赛,参赛名额一定会非常抢手。”郑淳向记者表示。

在正式进入官方赛事体系前,飞盘比赛多为民间俱乐部的交流赛。2017年至2018年,全国每年这样的飞盘赛事数量在40场左右。郑淳分析认为,因为队伍比较分散、玩家人数有限,飞盘比赛更多的是邀请赛形式,很难做成联赛,这样的比赛本质上更像是“众筹飞盘活动”。

2019年,亚洲大洋洲飞盘锦标赛在上海举办,这也是国内举办的第一场国际A类飞盘赛事。通过比赛,飞盘的办赛价值得到了扩散,不少地方体育部门开始筹办飞盘赛事。但因为疫情,很多城市的办赛计划受到影响。目前,很多飞盘比赛以社群内部分组赛、同城俱乐部交流赛为主。

随着飞盘俱乐部数量的增加,未来,飞盘的赛事体系将更加丰富。在郑淳看来,当每个城市的飞盘社群数量达到十几或二十几个时,城市联赛、区域联赛有可能会是比较大的趋势。

郑淳透露,杭州飞盘文化与全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签订了飞盘联赛的合作协议,大学生飞盘联赛有望像CUBA一样规模化、体系化。

U系列青少年比赛在未来3-5年会成为飞盘赛事体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。飞盘竞技人才的培养,也要从娃娃抓起。尽管飞盘被写入了义务教育课程标准,但郑淳认为,这还要取决于各地教育部门对飞盘如何定位。

飞盘活动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参与。 资料图片

飞盘目前还很难赚大钱

在不少玩家或者局外人眼中,飞盘因为成本低、受众面广,必定是一门“稳赚不赔”的好生意。但在从业者看来,当下,飞盘的商业化还是比较低级的业态。

有资深从业者估算,目前中国飞盘产业的规模在几千万元到一亿元之间。在郑淳看来,飞盘的收入来源无外乎装备和社群活动两方面,其中,90%以上的收入来自于装备销售。

郑淳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从天猫后台的数据来看,从2018年开始,翼鲲飞盘的销量每年翻一番,从去年开始,几乎是每个月翻一番。多个购物平台显示,飞盘的单价从十几元到一百多元不等。翼鲲飞盘旗舰店,飞盘单价基本在49.9元—149.9元之间。据了解,很多初级玩家偏向于竞技飞盘,这类功能性的飞盘价格较低,平均四五十元,利润空间不大。最近一年,飞盘的潮流属性开始受关注,很多玩家开始愿意为飞盘的“颜值”付费,不少联名款或有个性图案的飞盘基本达到了150元左右。

飞盘另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是参加活动的门票。不同城市、不同飞盘俱乐部的门票价格有一定的差异。北京很多飞盘活动的门票价格在80元—150元/人,场均人数30左右。扣除的成本,主要是场地费用、教练费用和其他人力成本。活动租用的足球场地,两个小时费用基本在1000元—2000元之间,普通教练的费用在300元—500元。平均算下来,一场飞盘活动的纯收入基本在1500元左右。

与其他项目相比,飞盘产业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。郑淳认为,飞盘若想形成商业化逻辑,肯定要回归赛事。让更多人参与、消费,才能真正找到飞盘商业化发展的方向。

郑淳对飞盘运动进军奥运会充满信心。 受访者供图

有望进入2028奥运会

作为飞盘运动的国际性主管组织,世界飞盘联合会早在2015年就加入国际奥委会大家庭,这也被认为是飞盘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的积极信号。

世界飞盘联合会加入国际奥委会之后,2020东京奥运会和2024巴黎奥运会均提出申请,将飞盘列为正式比赛项目。除了主办国考虑自身的优势项目因素外,因为接待和场地等方面的原因,在最终评审环节,飞盘没能入奥。

在行业专家看来,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,飞盘有机会成为比赛项目。奥林匹克研究专家易剑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从流行度、成熟度、运营情况、办赛等‘硬指标’来看,飞盘进入洛杉矶奥运会比较有戏。”

郑淳表示,洛杉矶有充分的理由和条件推动飞盘项目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,“一方面,洛杉矶是飞盘项目的发源地,飞盘在这座城市举行的奥运会上亮相,很有意义。另外,无论美国的竞技水平还是群众参与度以及场地设施,洛杉矶都有非常好的基础。”

国际飞盘联合会前两次申请入奥失败之后,也正在作出一些改变,包括:调整比赛规则,让赛事更具观赏性和竞技性,缩小比赛场地、缩减比赛人数等。这些举措,正在为飞盘入奥铺平道路。

新京报记者 王继松

编辑 韩双明

校对 赵琳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